影片連結   http://titv.ipcf.org.tw/news-7172

札哈木部落大學《原住民議題討論與分享》課程邀請放映

記錄21年 "原民會戰功冊"台南先上映

 
 

【巴朗 台南市】2014-07-16

 

[影片內容:民國45年政府為了山胞選舉名冊,除了硬性規定山地山胞不用登記外,平地山胞的登記其實是排除平埔族群的,因為政府只有公佈高山族九族,並沒有公佈平埔族的各個族名]台南市札哈木部落大學在原住民議題討論與分享課程中,播放紀錄片導演潘朝成累積二十一年的平埔部落影像,剪輯完成的記錄片-原住民戰功冊,片中主角之一的段洪坤老師也到場觀賞,看到耆老們的歷史畫面還一度落淚。

(西拉雅族部落發展促進會理事長 段洪坤 西拉雅族: 因為我看到,我開始作我們運動的時候,那些老人家一個一個不見了,像潘耀剛長老,還有巴宰族那些長老都是我們認識的,他們活著的時候鼓勵我們這些年青人,他們這一代可能看不到我們正名,我這幾年已經開始心裡面很難過,我常跟我的孩子講說,我們這一代可能看不到我們正名,但是你們要堅持下去)

(原民會戰功冊記錄片副導演 吳心蘋: 那如果當今天平埔族群各個族群,他們這麼認真在抓住自己尾巴的文化的同時,然後還受到這麼多的阻撓,然後又要同時上街頭去抗議,然後又要回來自己部落去作文化,那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多麼大的內耗)

段洪坤老師看完之後,引用法國文學家雨果的一段話,激勵自己也鼓舞西拉雅族的年青人,繼續努力追求族群正名!

(西拉雅族部落發展促進會理事長 段洪坤 西拉雅族: 毅力跟堅持是連結夢想與成功的唯一一條橋梁,我們這一代不行的話,我們還有下一代,所以我們好好努力的話,台灣社會會看見我們,我們一定會取得大家的認同,因為我們比較算是比較悲慘一點,一定要大家認同我們才有辦法成為台灣原住民)

(西拉雅族青年:那其實這些片子,對我們年青的這一輩,給我們看到這些長輩他們為了我們作那個多的事情,然後也可以讓我們知道,就是這些我不知道的過去,我們覺得對我們這些後輩有很多鼓勵的效果)

(原民會戰功冊記錄片副導演 吳心蘋:我們一代又一代承接槍棍的傷痛,是因為你們一棒接一棒的幫助殖民政權攻擊同胞,傷痛的總和是歷史以來殖民政權的殺戮、略奪、同化,以番治番的累積)

潘朝成導演用影片開頭的兩段話,說明了西拉雅族的辛酸,用片尾這首被卑南族保留的西拉雅古調,證明了西拉雅族身為原住民的事實,導演希望這部片可以讓更多人看到,也更能了解西拉雅族及其他平埔族群正名的辛酸過程